靈犬艾依【雙艾】

    靈犬艾依

  這篇文獻給unlight角噗、黑桃團的艾伯李斯特

  *架空注意
  *艾依博美



  牠剛滿三歲,但因為魔怪肆虐的關係牠被迫與牠的家人分開,逃進斬影森林中,殊不知這裡正是魔怪的大本營。
  每天被魔物當成食物追趕,每天也就這樣逃。運氣很好的他僥倖躲過很多次,但有次在犬人的攻擊下傷了右眼,痛的牠無法離開犬人的掌下。在極度絕望之下牠用僅剩的左眼看著被樹葉覆蓋的灰暗天空,接著緩緩閉上眼。
  『砰!』巨大的槍響貫穿寧靜的森林,牠感覺到犬人的掌子鬆開,有個溫暖的物體觸上自己,檢查起自己的身體。
  「不像是斬影會有的魔物呢,只是一般的狗嗎?」對方輕觸染血的右頰,因扯動到傷口瑟縮了下,「唔、抱歉。」某個東西披上、包裹住自己,長久以來緊繃的精神在此刻放鬆下來,疲累感湧上,沒看清來人的臉昏睡過去。


  夢中的那個地方相當灰暗,如同不見天日的斬影森林,各式各樣的魔物湧上,槍聲響起,身子被一股溫暖包圍,那是……
  「醒了嗎?」睜開眼,眼前的人有著黑髮金眼,身著軍裝,輕聲的呼喚自己。戴著白手套的手搔搔自己的下巴,有些吃力的去回蹭,「終於醒了。」唇形微勾,摸摸牠的頭。
  牠張口想出聲,但喉嚨乾澀的可以,注意到這件事的男子給牠盛了一小匙水讓牠飲下,這才咿伊嗚嗚了幾聲出來,男子又餵給牠幾口水,精神思緒清晰多的牠發現右眼好像被什麼蓋住了,看不到。
  用頭去蹭了蹭自己的其他部位,好像是塊布在上面。
  「哇啊……這樣藥會掉的,真是隻頑皮的小狗。」男子把遮住眼睛的布移回原位,輕輕的拍了拍。
  在對方拍拍自己的期間環顧了下周圍──一張桌子、一張大床、幾個櫃子,沒有過多裝飾、相當簡樸的一個房間。
  男子整理好手上的紙本,提起裝著狗的籃子跟公文,牠有些慌張的亂動,男子安撫牠,「乖,帶你去醫護室看一下有沒有其他狀況而已。」牠竟也聽得懂話似的安分下來,「好乖。」
  從他口中聽到這話,身心都覺得很舒服。


  「吶吶、這從哪來的啊?」醫護室的女醫官搔搔狗的後耳、下巴、背部,企圖讓牠放鬆下來,但牠並不領情一直想要繞過她。
  男子見狀上前把牠抱離,「我帶牠來這是要給妳檢查,不是給妳玩的。如果妳只是要玩牠──那再見。」
  女醫官急忙拉回男子,「好啦好啦!看到可愛的東西總是會想玩一下嘛!」女醫師他手中接過小狗,仔細檢查了全身上下確認沒有其他問題後才還給他,「恢復很多了,多多休息再吃點藥就沒問題囉!對了,牠叫什麼名字啊?」她輕觸牠的鼻子。
  「……還沒取。」
  「欸──那我幫你取吧!」
  「不要。」男子將狗放回籃子轉身走掉。
  「等等……你的藥啦!」
  「……」
  離開後前去教了這次作戰報告,男子回到房間拉著椅子坐到窗邊,籃子裡的狗探頭出來磨蹭他的手,他搔搔牠的下巴,牠還開心的翻過身來露出肚子。
  「要叫你什麼好呢……」他喃喃。而狗像是接收到他的想法翻回身汪汪叫了兩聲,「嗯……那就這樣子吧。」起身從辦公桌上拿了幾張紙撕成小碎片,在每張碎紙片上寫下每個字母便把它散在地上,小狗跳出籃子踩上紙片,腳掌黏著幾張紙片便撲進男子懷裡,「喂,你別亂踩啊……嗯?」拿起小狗腳上的紙片,似乎可以拼成一個名字的樣子?
  「查庫(ZAC)……?」注意到牠腳底還有一張,拿起它跟現在的拼湊,「……艾依查庫(IZAC)?」
  「汪!」
  「你喜歡這名字嗎?」他摸摸牠的頭。
  「汪!」牠很開心的回蹭。
  「那就這樣決定了。」他抱起小狗,與牠猶在的左眼對視,「我是艾伯李斯特,嗯……雖然這樣說有點奇怪,不過以後還請多指教了,艾依查庫。」
  「汪!」


  艾依查庫彷彿聽得懂人說話似的相當聰明、非常乖順,也相當護主。大家給牠起了個暱稱叫「靈犬艾依」。
  一人一狗的感情非常好,「有艾伯李斯特的地方就有艾依查庫」是軍方大家都知道的事。他們一起度過了春夏秋冬,經歷過各式各樣艾依茶庫惹出的風波,所有一切,都很快樂。
  ──然而快樂的日子不是永恆。

  「出兵?」艾伯李斯特驚呼。
  「斬影森林那又出現更多的魔物,有些波及到國境邊的村莊,需要有人前去壓制。」貝琳達微笑向他說道:「沒有問題就下去吧,其他注意事項都在信封袋裡。」她揮手要他離開。
  回到房間,艾依查庫馬上朝自己撲過來,在腳邊磨蹭。艾伯李斯特抱起牠,親暱的跟牠碰鼻頭,艾依查庫也開心的回舔他。
  「很癢啦。」艾伯李斯特稍微抱遠牠,艾依查庫這才乖了些。
  艾伯李斯特盯著艾依查庫的右眼罩,想起要去的地方──還是算了吧。
  他像以往那般擁牠入懷,摸摸牠的頭,「我會很快回來的。」
  ──那天,艾依查庫的世界逐漸剝落。


  一天又一天,一月又一月,一季又一季,什麼時候春天的花才剛開,現在又凋謝了呢?
  艾伯李斯特沒有回來,但從固定傳回的軍書中有提到他還活著這事,只是暫時無法回來。
  暫時,對艾依查庫來說是牠人生的十二分之一。
  牠樂觀的心情被來到的寒風吹冷。牠望著冬日的天空,下定決心要去幫助牠的主人。牠在春天到來時毅然決然離開家,走進了最近的森林中,牠向一旁跳躍經過的茸兔問道。
  「請問你是否有看過黑色短髮、金色眼睛、相當英勇的騎士呢?他是我的主人。」
  茸兔側頭思考,隨即指著太陽升起的地方,「我不清楚你說的那個人,不過斬影森林那一直都有煙硝味,說不定你的主人就在那也說不定。」
  「謝謝你。」艾依查庫向牠道謝後便直直往那個方向衝。不管多少傷口,牠勇往直前;不論多少魔物,牠不畏不懼。憑著對主人─艾伯李斯特─的意念,牠沒有放棄。
  就這樣走了一週,牠終於抵達斬影森林,身體卻不由自主的發顫,腦中一直有個念頭要他離開這裡,但牠不屈服於心中對此地的恐懼,用牠滿是傷的小腳踏進森林。
  走了沒多久,便聽到前方不遠有刀槍的聲響,牠急忙奔去。
  隨著聲響變大,漸漸可以看到週圍倒塌的樹木,最後映入眼簾的是幾名軍人對抗這座森林根本不可能出現的機器人。
  艾依查庫看到艾伯李斯特──被機器人打倒在地的他緊握著劍,雙眸怒瞪準被扣下扳機的機器人。
  牠奮不顧身的撲上槍口,為他擋下了致命一擊。
  「艾依查庫……?」艾伯李斯特驚愕的看著嬌小的金色小狗倒臥在血泊裡,直到機器人再度將槍口對準他,他才回過神來,手顫著持劍削掉對方的右手,並對它使用「雷擊」。破壞力之驚人致使週遭機器人全都倒地不起。
  「艾依查庫!」丟下繞滿雷光的劍,他小心、急切的抱起牠癱軟的身體,「艾依查庫!」
  聽到熟悉的聲音呼喊牠的名字,艾依查庫勉強的睜開左眼望著對方模糊的臉,小嘴一開口流出來的都是血。
  「笨狗!為什麼、為什麼要……!」
  ──想要保護你。
  艾伯李斯特激動的站起身,「醫官、醫官呢!」
  ──可以了。
  「笨狗!給我撐著!醫官來了!」鏡片下的金眸盈滿淚水,他忍著不眨。
  ──沒關係。
  「艾依查庫!艾依查庫!」
  ──謝謝你。


  奇蹟的是,艾依查庫活了下來,但身體非常虛弱,不能再像以前那般跑跳。
  即使是那樣也無所謂。艾伯李斯特說。只要彼此還能在一起那便是好。
  他擁著牠,與牠度過牠剩餘的快樂生命歲月。


  瑪格莉特呼出一口氣,闔上書,「你們……這故事是有那麼感人嗎?」
  「牠牠牠、真是動物界的典範喵!」
  「羅布、羅布也很勇敢!」
  「已成定數的肥皂劇情有什麼好哭的!」
  「低下之人,吾這只是露出的機油。」
  「……隨便你們,我要去睡了。啊,大小姐歡迎回來。」
  「我回來……嗚喔!」
  「大小姐……」
  「瑪格大嬸講的故事很感人!」
  「喂!誰是大嬸!」
  同出任務的伯恩哈德扶著額快步走上樓梯,艾伯推了推眼鏡,緩步走離。
  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最後進來的艾依疑惑的看著兩個哭泣的女孩。
  「艾依!你在我心中永遠活著!」
  「雖然很不想這麼說!不過靈犬的稱號就讓給你吧!」
  「『靈犬』……?我是『軍犬』吧?」
  「查庫,給你。」
  「嗯……?『靈犬艾依』……?……──艾伯!」
  「慢著!不要在宅子裡用『憤怒一擊』──」
  「『茨林』。」
  「你也是啊啊──!」






這篇文獻給UL角噗,黑桃團的艾伯李斯特vvv
謝謝當初的小艾伯唸故事給我聽/
我還跟你說了我這邊很多的廢話,不好意思(艸

查庫是瑪格叫的/因為我學姐也這麼叫所以……:$

謝謝收看/

引用

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

まとめ【靈犬艾依【雙艾】】

    靈犬艾依  這篇文獻給unlight角?、?桃團的艾伯李斯特  *架空注意  *艾依博美

發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音樂放在這邊很好找
【公告】

laiya

Author:laiya
千紘

散葉(DEAR親愛的)、基山ヒロト(ED便服)(閃電十一人)、伯恩哈德(L、R)(Unlight)

最近期望:
填坑

以上預定皆屬虛構(更

類別
留言這樣
搜尋
Link
朋友申請

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